驶上一条土路
2020-08-10 22:25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老k告诉记者,根据他掌握的情况,位于鸡村、东沟岭一带城中村的私宰肉窝点,俨然呈泛滥之势。在东沟岭深处的一个鱼塘周围,密布着几十座平房。由于房屋破败,像一座废弃的小村庄,但这里却隐藏着至少4个私宰窝点。

老k说,他也曾对运私宰肉的摩托车进行过跟踪,发现这些私宰肉最终被运送到位于南梧路、东沟岭、长堽路等地的农贸市场,最终来到了千家万户的餐桌上。而有些猪肉贩很“狡猾”,他们将私宰肉和正规肉混在一起出售,坑害顾客。由于担心这些肉有问题,老k决定向本报进行反映。

无合法生产许可,无检验检疫的私宰猪肉,一直是相关部门重点打击的对象。近日,本报记者根据市民反映的情况,对南宁市兴宁区的鸡村、东沟岭等城中村进行调查暗访发现,不少私宰肉窝点藏身城中村的深处,大肆进行私宰肉营销的非法勾当。而那些存在严重安全隐患的疑似问题猪肉,正大量流向南梧路、东沟岭、长堽路等区域的农贸市场,危害着市民的身体健康。

南宁市商务部门的资料显示,2013年,南宁市就查扣私宰生猪、私宰肉和病害肉约7.05万公斤。虽然相关部门加大了查处的力度,但依然出现死灰复燃的情况。

老k说,这里其实是一个养猪的小型“基地”。晚上,生猪收购者会将贩来的生猪拉来这个“基地”饲养,然后再根据先前签订的协议,将生猪“分配”给各个私宰窝点。到了白天,这里基本已经清空了,看起来就像废弃了一般。但一到晚上,这里又会重新热闹起来,日复一日。不过,令老感到遗憾的是,由于力量有限,他至今没有摸清这些生猪被具体分配到了哪些窝点宰杀。

通过观察和跟踪,他已经摸透了该窝点的出货规律:凌晨4时至5时30分,大量摩托车会聚集于此,大批私猪被宰杀,并被转运到周边的菜市。到了下午,凌晨供应的猪肉被销售殆尽。他们又会宰杀部分私猪,进行补货。据不完全统计,这个窝点一天宰杀的私猪超过20头。老k手上还掌握着周边城中村10多个私宰肉窝点。目前,位于鸡村的这个窝点是最大的。

据报道,南宁市将在市区的定点屠宰场推广肉类激光灼刻标识技术。该技术可让激光束瞬间在片猪肉或猪肉分割产品表面灼刻出可识别标识信息。这些信息包括动物检疫验讫章、肉品品质检验合格章、流通追溯码等。还将激光灼刻设备和肉菜流通追溯系统相对接,以实现生猪单体追溯管理。消费者可以通过视觉和触觉识别激光标刻后的合格猪肉的特征,更好地购买到安全肉。

监管:

私宰肉窝点藏身城中村

跟踪:

相关链接

“下午属于‘补货’时间,他们不会出太多货,凌晨的时候这里更壮观。”向本报热线反映私宰肉情况的老k指着眼前的私宰肉窝点说,他跟踪该窝点有近1年了。

两声凄厉的猪叫声划破午后凝固的空气,透过小平房的空隙,可以看见里面的人忙碌地走动着。10多分钟后,一名男子提着半扇猪肉出现在平房门口。另一名守在门口的骑车男子马上迎上去。两人合力将猪肉搬上摩托车,并用绳子绑好。骑车男子载着猪肉,驶上一条土路。这是通往鸡村外面的必经之路。

算账

一名男子用摩托车搭载私宰肉送往市场

目击:

据执法人员称,私宰肉违法成本低廉,违法者只需在城中村建几个简易窝棚,通水、通电,就可以私宰生猪。执法队伍难免遇到打而不除、屡拆屡建的尴尬局面。近来,原先在源头上“打私”的南宁市商务局综合执法支队,其职能正在移交给南宁市水产畜牧兽医局。部门职能交替阶段,私宰现象又趁机死灰复燃。

南宁推广肉类激光灼刻标识技术

接着,老k又带记者来到一处隐藏在村庄深处的破烂平房前。还未靠近这座平房,记者就能闻到让人作呕的猪粪味。走近平房,可以看到里面用土墙隔出了一个个猪栏,地面上的器皿还残留着一些潲水。从整座平房的规模看,可同时饲养20头猪。

屡屡打击无法根除

2.收购病死猪:不经过正规渠道的生猪中,含有大量病死猪。违法者用低廉的价格收购这些病死猪,再以正规猪肉的价格出手,从中谋取暴利。执法人员曾算过一笔账,收购淘汰的种猪,价格低至4元-8元/公斤,但卖出的价格至少20元/公斤,其中的利润相当可观。

下午3时许,兴宁区最大城中村之一的鸡村,在烈日下显得悠闲而安静。由于毗邻繁华的南梧路,这里的小加工作坊盛行。城中村里道路狭窄且错综复杂,如果有人不熟悉道路,很快就会在迷宫般的村中迷路,这也为非法的私宰肉提供了天然的“庇护所”。

记者发现,在一片菜地的边缘,有一座石棉瓦和土砖搭成的小平房,远远望去,像农村随处可见的茅厕。平房门口停放着6辆摩托车,每一辆都安放着货架,似乎在等待装运货物。脚穿雨靴的男子进进出出,显得很忙碌。不远处的一棵树下,两名男子坐在摩托车上,似乎在交谈着什么。他们偶尔会来到平房边,徘徊一会儿后,又回到树下。

私宰者的3大“生财之道”

调查:

3.注水肉:私宰肉窝点注水肉横行,一头猪如果注水10公斤左右,就能多获利100多元。综合以上3项因素,私宰肉的盈利空间可达成本的3-4倍。

问题猪肉送往附近菜市

几分钟后,记者又见两辆摩托车驶来,停在平房门口。同样过了20分钟左右,又有两声凄厉的猪叫声传来。不久,又是前面的那名男子,提着半扇猪肉出现在门口。猪肉被搬上摩托车驮走。记者在近两个多小时的蹲守发现,有近5头猪通过摩托车送出村。

饲养“基地”供应生猪

凌晨时分,其中的几座平房灯火通明,凄厉的猪叫声不断撕破宁静的夜空。在一些进村的主要路口,有人在路边蹲守,警惕地注视着走过的每个陌生人。如果发现有可疑的人闯入,这几座平房会几乎同时灭灯。等待“警报”排除后,平房又会重新亮起灯。下午时分,这些平房通常大门紧闭,只有出货的时候才会开门。老k说,这些私宰肉窝点规模较小,不过每家每天平均也能宰杀3—5头猪。

事实上,巨大的利益才是驱使私宰肉者铤而走险的根本原因。他们有3大“生财之道”:

1.不进屠宰厂: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南宁市正规的屠宰厂,屠宰一头生猪的全部花费在50元左右,包括代宰生猪费、检验检疫等费用。以上述日产20头私宰肉的窝点为例,一天可以避过1000元屠宰费,一个月就是30000元。

而市场监督方面,《国务院关于加强食品等产品安全监督管理的特别规定》明确,产品集中交易市场的开办企业,应当审查入场销售者的经营资格,明确产品安全管理责任。据悉,南宁工商部门曾指导市场开办方,对销售私宰肉等违法经营行为,采取没收经营保证金、停业整顿、收回摊位等措施。但实际上,由于一些农贸市场的摊位供多求少,市场方被迫以短租方式出租,更不敢收取摊位保证金了。因为没有相应的约束,出现销售私宰肉行为,市场方也无可奈何。

为了摸清这些私宰肉的流向,记者决定跟踪这些送肉摩托车。当一辆摩托车从窝点驶出后不久,便进入了位于南梧花鸟市场旁边的一家农贸市场。摩托车来到了一家猪肉摊前,猪肉贩麻利地卸下猪肉,并很快对其进行了分解。在这个摊点,记者没有看见悬挂相关的合格证、检验检疫证等。记者假意上前试探,对猪肉的来源表示怀疑时。猪肉贩警惕地白了记者一眼,称“不买就不要捣乱”。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83729.com.cn内蒙满洲里市邪卑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 - www.83729.com.cn版权所有